讲到林暐哲,可能多数人第一想到的是前段时间他和吴青峰师徒破裂的官司新闻,然而在这之前,我开始了解他是因为我听歌追根溯源的习惯,对于喜欢陈绮贞和少女音乐的我,他的名字始终是避不开的。这篇文章无意澄清他的人品人格,也并非对青峰版权事件的挖掘,只是想以「林暐哲」为轴,推荐几首 00s 的台湾好歌而已。欢迎你一边听我的 Apple Music 歌单(网易版点我),一边读完这篇推荐。

魔岩时期的林暐哲

早期林瑋哲在魔岩给非常多的少女偶像制作了专辑,在他的很多作品里都可以看出 The Beatles 和台湾合成器风潮对他的影响,他的风格也偏向于摇滚和 synth-disco。在这两样东西「反潮」的今天,他的那些二十年前的歌听起来也更显时髦新鲜。

1992 年林瑋哲组成了一支乐队 Baboo。完成第一张专辑后,乐团就解散了,其中的成员李欣芸、李守信逐渐退居幕后,金木義則在范晓萱的实验乐队「福禄寿」中曾有亮声。主唱和林瑋哲正是乐团核心,那是年轻的他愤世嫉俗、针砭时弊,不像唱歌像个新闻记者。如同专辑的曲目一《魔术师》,神秘的铃声中林瑋哲的声音如同一个笨手笨脚的魔术师登上舞台,低音提琴、键盘的声音纷至沓来,浮夸到好笑。这首歌让人们知道了林瑋哲制作专辑的可能性,也让林瑋哲对作为歌手的自己灰心。在那之后他开始居于幕后,也就是那几年,台湾流行音乐的大潮汹涌而来。

林瑋哲、杨乃文、陈绮贞、李雨寰,这几个名字简直就是捆在一起的绳结,2000 前后几年,后者三人的专辑简直就是她们作品的随机分配。原因也很简单,林瑋哲是提拔后三者的伯乐。

杨乃文

1997 年《星星堆满天》让听众听见了一个高冷又卑微的杨乃文,唱腔咬牙切齿,但每句都是表白。她应该无意做一个很酷的人,只是思考方式太简单明了,简直像是一个为了爱被制造出的机器人,傻妞密码是「我中你的毒,我中你的邪」。

陈绮贞

1998 年陈绮贞初试啼声的《让我想一想》就让人见识到这个嗲声湾妹的创作实力。专辑中唯一不是她自己创作的歌曲叫《微凉的你》,作曲林瑋哲,而歌词原本是陈绮贞为杨乃文写的。但是杨乃文在录制的时候觉得歌词不是自己(机器人不会妥协没办法),就全程「lalala」地完成。陈绮贞就把完整版收入了自己的专辑,给自己的甜声多了一丝薄荷清凉,也自此奠定下就算是别人邀的歌也要收回来自己再唱一遍(并收入自己专辑赚两次钱)的节俭天后的地位。

莫文蔚

如果说陈绮贞和杨乃文是林瑋哲制作一体两面的「独立」面,那莫文蔚就是流行面,1998 年,莫文蔚加入滚石后的第三张国语专辑中找来了林瑋哲制作《没时间》和《Slowly》两首歌曲,一快一慢。前者不用说了,巨火;后者的作词也是陈绮贞。莫文蔚远强于杨乃文和陈绮贞的唱功也给林暐哲的制作多了一份余裕空间,因为那时她已经是一个发过很多次片的成熟歌手了。

苏慧伦

2001 年,苏慧伦发表了她在滚石的最后一张专辑《恋恋风尘》,引用一位豆瓣的评论:「亚洲女性的真、善、美用中文歌表达出来的最佳典范之一。」这张专辑的灵魂人物之一就是林暐哲。对一个人越崇拜,有时候反而他会成为你的阻碍,而歌词不避谈偶像 The Beatles,大玩英伦民谣(此前大多是元素的提炼)的《Final Home》在我看来是林暐哲的最佳创作。

陈绮贞

2001 年魔岩倒闭,林瑋哲和杨乃文在这年友好分手,陈绮贞则认识了钟成虎,三人的合作越来越少。第二年陈绮贞(当时他们的专辑都是魔岩制作、滚石发行)发表了最后一张由林瑋哲制作的专辑《groupies》,那是一片少女的幻想标本,是林瑋哲制作给她的最后一张专辑,也是陈绮贞最好的专辑之一。这之后陈绮贞开始自己担任制作人,音乐又有了新的进步……当然,这是题外话了。

林暐哲音樂社

自此林暐哲的魔岩时期结束,他成立了林暐哲音樂社,与主流音乐的关系也越来越紧密,同时他也仍在发展有潜力的乐坛新秀,那个新秀的名字你们都知道了——苏打绿。

张惠妹

《勇敢》不算是张惠妹比较成功的专辑,当时乐坛新人层出不穷且都星光熠熠,华纳对她的包装不太成功,唱片销量远不如她来华纳之前,如此几张专辑仍没有改变之后,华纳对她的重视程度自然下降。但这张专辑仍然悦耳,其中我的 KTV 必点曲目《因为有我》词曲就是林暐哲,每次在包房唱都如同参加超级女声(不会有年轻人不懂这个梗吧)。

徐若瑄

徐若瑄、林嘉欣这两个人放一起说好了,因为她们两个都是作为演员的身份更加出名,但那时候的明星们,哪个不演、歌、主持三栖啊,而且不少人长得又好、唱歌又好听,我超喜欢的。林暐哲制作的《我爱你X4》,少女日式摇滚,主要制作人是陈伟(他作为主流制作人,也非常值得一聊)和林暐哲,他电子音乐方面的能力无缝衔入摇滚之中,加上徐若瑄细微得让人发毛的歌词,就像专辑封面,描绘的是一个从水里升起来的性感女水鬼的恋爱心迹,会发现「那根本不是妈妈的头发」,也会因为忍不住对人类动真情而请对方「请消失在我的地球」。封面和《groupies》简直能变成情侣头像,就像另一个极端版的陈姐,但是艺术家不极端,谁爱呢。

林嘉欣

林嘉欣的《午夜11:30的星光》由林暐哲、冯翰铭、伍乐城联手制作,撷取女明星半夜三更或梦醒、或失眠、或浅睡的失神、遐想、梦话片刻。爱用力到自暴自弃的《女明星》和沙发海的前传《Ocean》都来自陈绮贞的手笔(就绕不开陈绮贞了是吧)。难得的能内化陈绮贞作品的女歌手(陈绮贞还把《女明星》收到自己专辑又唱了一遍,我就说她是节俭女王吧)。

陈奕迅

2009 年陈奕迅的专辑《上五楼的快活》,五楼是哪?就是林暐哲在台湾的 studio。陈奕迅当时香港制作烦了,想让新专辑由张亚东和林暐哲一人一半制作,尝试用大陆与台湾的新鲜班底改头换面。当时他和林暐哲聊到专辑概念的时候,林暐哲说不敢说做得更好,但肯定比爱磨工的张亚东快。结果旗子一树,张亚东最后只给这张专辑做了一首人间有大爱世博会主题曲的《在你身边》,林暐哲制作了九首。不知是真的「快活」还是因此给林暐哲一个面子,所以把专辑取名叫「上五楼的快活」。这张专辑甫一推出,当时很多歌迷对他们的「E 神」背叛港乐投奔台湾文艺评价不良。而如今十年过后,这张专辑不能说升值,但我觉得这个拥抱独立的选择还是非常正确,至少让它的「可重听性」大增。《Nothing Ever Happened》是林暐哲作曲、林嘉欣作词,堪称这张专辑的慢板明珠。另一首引人关注的歌是吴青峰词曲的《这样的一个麻烦》,搞怪轻松,苏打绿在 base 里的和声快乐又热闹。

苏打绿

林暐哲和苏打绿

说到苏打绿,这个名字实在是林暐哲生涯里最闪亮的名字,虽然在独立之后林暐哲也接受了不少歌手的制作邀约,但苏打绿作为他一手发掘、发展的乐队,他们的每一张专辑林暐哲都没有错过。除了音乐实力,能把名不见经传的独立乐团捧入巨蛋的经营实力可能是更重要的,难怪苏打绿成员会叫他「老板」。从2003 年到现在,苏打绿的歌简直太多,但由林暐哲为他们作词作曲的则其实一首也没有——除了 2016 年休团前的最后一首歌《我赖你》,翻唱自 1996 年林暐哲为黎明柔制作的专辑中的同名主打。20 年的循环头尾连成「真挚」的告白,但在即将回归之际,之前的「赖你赖到世界不见」变成了毫无诗情的金钱纠纷……

我们不知道这次「老板」起诉「员工」意味着小小风波还是悬崖决裂(因为媒体的酿酵,或许这已经不是事件双方就能决定的了),也不知道休团结束的绿团会是如何,也不知道如果失去(会失去吗)林暐哲制作经营的苏打绿会是怎样。但至少可以从吴青峰自己找刘胡轶()制作的那张单飞专辑窥得玄机——你觉得呢?

结语

说太多次林暐哲这三个字我都有点完型崩坏了(还有无处不在的陈姐),这三个字还那么难打,写到最后不知道要说什么简直想一脚把他的名字踢开说管什么制作人啊。听歌最重要。还有如果你觉得我推荐的歌有的很难听,请把它从歌单删去并在心里痛骂林暐哲。听歌最重要(别骂我)。

右一为林暐哲。图源网络

>下载一分快三三同号单选 客户端、关注 一分快三三同号单选公众号,找到数字时代更好的生活方式 🎉

>特惠、好用的硬件产品,尽在 一分快三三同号单选sspai官方店铺 🛒